KEN

Please stay, pure heart

    当初下了决心,不走“科研”的路,因为可交的知己太少。但却因为自己的胆怯,继续选择再读三年研究生,本想锻炼到成熟后再出校门,但这一学期过去,没有什么学到,磨炼变成磨耗。“成为肌肉男”,“学n门外语”的计划执行的太少了。
    再想说说的是这几天来基层的感受。项目是跟着森保的老师一起合作的,我们的带队师姐比较随意,因此我们总只能跟在森保的后面,活干的很少,数据不够。15号来了以后,在出租屋里待着,既不干活,又不学习,相当得浪费生命。说起吃饭喝酒,是我最想吐槽的地方。三年前,来到这边,才体会到喝醉的难受,并且难受得喝下了不少。——在我的价值观里,吃酒是古代英雄要上战场前的鼓动士气、庆祝胜利的欢乐,或者是数年未见的好友,引酒助兴所用。然而官场是这么喝的,一桌不熟悉的人,各自第一次见,长得矮的给长得高的阿谀几句,高的人大声说几句大道理的话,再感谢所有陌生人的溜须拍马,一杯接一杯。菜上一桌,必然是吃不完的,长得矮的人必然要打包带走,然后存放一晚,第二天基本不能再食。他们把这种溜须拍马叫做取悦领导,目的是走根本不存在的捷径。
    而我,因酒量不好和高血压的遗传,还有上次喝吐后暗暗得发誓再也不喝的承若,从来不主动挑起先喝。关系密切的师兄,因此说我没有出息,不谙世事。我只想说,去TMD的世事,世界这么大,你们懂毛线,这根本就是地狱。把Dionysus赐给人类的琼浆当作愚昧堕落的比拼,难怪诸神都要放弃人类。
    我并不把这样的想法当作他们所谓的单纯。内心的念,即所见所为,不可拒绝,何必在乎别人的嘲笑。So, 请不要让那些噪音进入耳朵,我的内心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KEN | Powered by LOFTER